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
【悠悠母子情】 【作者:风景画】【全】
悠悠母

  (一)

  我一直都在怀念她——一位教了我很东西的老师,她叫方碧如。

  那是个水深火热的年代,我还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,那时候好象是1971年初,我只有十五岁,正是青春发育的时期,我在村里的中学上初一。

  那一年的春天,从城里来了几个下放的黑五类分子,其中就有方碧如老师,她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官员,解放战争时起义,她当时嫁给了解放军的一个团长,现在这个团长因为说了几句某位中央首长的坏话而被送进了监狱,再加上她那个国民党的父亲,她不可避免地下放到了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山村。

  当时她有四十多岁了,她的身体看上去很柔弱,村长是个好人,不让她下地干农活,她就做了我们的老师,所有的课都上,她是北大毕业的,足以应付我们这群山村的孩子了,这也正是为什么文革后我要考北大的原因。

  她很漂亮,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,年青的时候肯定迷死很多人,虽然她已有四十岁的年纪,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但仍然是那么的动人,白晰的皮肤,典型的北方女子,尤其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小山村里,她简直是个天使。

  她喜欢我们,我们这群孩子也很喜欢她,小山村里,因为她的存在而显得生机勃勃,这和当时那些正在闹动乱的大城市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  我知道她很关心我,因为我是个特别的孩子,我不爱说话,但是成绩很好,我的母亲过世得早,父亲又病瘫在床上,我一边干活一边学习,成绩还总是全班第一,我第一眼见到她是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她看着我的眼神也有点心特别,好象曾经在哪见过我一样。

  她看出了我的天份,也希望我们的小山村能出现一个大学生,要知道,我们村已经有近五十年没出过一个秀才了,所以她常常为我开小灶,到初二的时候,我参加初三的考试,已经能拿前三名了。

  “好样的小明,南山村的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了。你要为乡亲们争口气。”

  她常常这样对我说。

  我抬起头,看着她那张美丽而温柔的脸,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  那一夜的事却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。

  那是个闷热的仲夏夜,我家的一头猪跑到地里去了,我一个人忙乎了半天才把它赶了回来,天已经很晚了。

  我回来时刚好路过方碧如老师住的那个院子,四周静悄悄的,忽然一点细微的声音引起了我的好奇,我情不自禁地爬上泥墙,往院子里张望,只见那院子的一个角落里,一个人正蹲在地上小便。

  月光下,雪白的屁股隐约可见,再配上那细微的排尿声,我只觉得脑子一下就大了,心不由自主的狂跳,虽然院子里还住有另外两个女老师,但我总认为那就是方碧如老师。

  天啊,那个月光下雪白的就是她的屁股!

  我突然有了一种难言的冲动,我的裤裆一下就竖了起来,我的呼吸急促而汹涌,十五岁的我好象一下成熟了,农村里的孩子平时常看到驴啊马啊的交配,所以比城里孩子还要早熟,我死死地盯着那个雪白的东西看,生怕错过了一点,直到她消失在门里。

  我不知道那个是不是方老师,但我总强迫自己去认为那就是方碧如老师,这样总让我有种莫名的满足感,我迷迷糊糊地回了家,那一夜,我遗精了,遗了很多。

 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,我一看到碧如老师就心跳加快,我不自觉地总想起月光下那个雪白的屁股,那个人就是她,那位尊贵而美丽的老师,她的裙子下就裹着那个迷人的屁股,我不敢再想,但又不由自主地要想,我多么渴望天天都能见到她,我甚至渴望能和她

  欲念一旦爆发,就无法收拾了,我开始失眠了,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跑到她的院墙上去窥探,那怕是刮风下雨,如果看到,我将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,而如果没看到,我将彻夜难眠,院墙上的窥视竟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。

  当然,是要付出代价的,我的成绩一落千丈,上课时我总时打不起精神,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那丰满的屁股看,脑海里总浮想连篇,根本听不进老师的讲课。

  方碧如老师也敏感地察觉到了,她找我谈过话,但我总是支支吾吾,于是她决定自己采取行动。

  这天晚上,我又悄悄地来到了熟悉的院墙上,其实她已经从我离开家门的时候就开始跟着我了,可惜我太兴奋,没留意到,当我爬上泥墙时,她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我惊恐地望着她。

  她只是看着我,一言不发,我知道她一定很生气,她的眼神很复杂,我一点都读不懂,我可能愣了有一分钟,然后一扭头,飞也似地逃了。

  第二天我没敢去上课,我跑到田野里,让谁也找不着我,直到晚上才回家。

  她就坐在我家里,可能等了很久了,我愣在门口,她走了出来,只是拍了拍我的头,柔声地说道:“小明,你要好好学习,不要想别的,你要为你爸妈争口气,为南山村争口气,你知道吗?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你会有出息的。明天一定要来上课,不要迟到。”说完,她微笑了一下,就走了。我的鼻子一下酸了。

  我回到了课堂,但还是专不下心,我强迫自己去听课,但那种莫名的欲望却总是占了主导地位,我的成绩有所回升,但是没有以前那么好,欲念和理念在交织,对于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来说,这太难了。

  九天之后,我终于忍不住了,我又在晚上回到了那院墙上,但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会在晚上出来小便了,碧如老师已经在防备我了!

  一种破罐破摔地念头由然而生,情急之下我变本加利,在院子东头她们的洗澡房的泥墙上凿了一个小洞,这样我在夜幕降临后就到小洞后偷窥三位女老师洗澡,虽然夜色下不可能看到太多的内容,但我还是凭借着那潺潺水声以及那隐约可见的肌肤来发挥我的想象,我仿佛又看到了那雪白的屁股。

  在碧如老师来洗的时候,我会把我那坚硬阳具从裤子里掏出来,反复地的搓着,直到获得那一刹那间的快感,将精液喷到黄色的泥墙上。

  女人是有直觉的,有一天当我再到泥墙的时候,我发现小洞被人用新泥给堵住了,我惊恐地看着四周,害怕又会有人从黑暗中走出来,还好没有,我赶紧落荒而逃。

  第二天我胆战心惊地去上课,碧如老师象往常一样,没有什么异样,我稍稍安了点心,会不会是她为了不让别的同学耻笑我而装作没发生呢?年轻气盛的我并不把碧如老师的好意当回事,我找准机会又凿了一个洞,但两天后小洞又给堵上了。

  我知道一定是碧如老师,因为如果是别的教师的话,我早被告发了。只要有一个人躲在那里,根本不做任何防备的我一定会被逮个正着,而且结局是可想而知,但没有。

  所以我知道一定是她,她一定是想让我默默的退缩,回到课堂上,成为一个好孩子。我也想,但我总是做不到,我象吸毒上了瘾一样,无可救药了。

  只有等到真正解脱的那一天。

  那一天终于来了。

  一个沉闷的初秋的下午,大暴雨要来了,全村的男男女女都被组织到地里去抢收,如果不赶在暴雨之前收完的话,这半年的辛苦就白费了。

  村里一个人影也没有,我偷偷地溜了回来,我要在洗澡房上再凿一个洞,这一次我更大胆,我要到洗澡房里看看,寻找更有效的方法。

  于是我终于第一次进了那个洗澡房——碧如老师的洗澡房,我紧张地在墙上搜索,搜索一个不容易被注意的地方。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我认为是她们肓区的地方,我开始掏出工具来凿洞。

  就在我正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,碧如老师回来了,也许是我干得忘形了,我居然没有发现,等我转头的时候,她已经站在我身后了。

  我愣愣地看着她,她捂着手指,左手的食指上缠了一个布条,她一定是抢收时弄伤了所以回来包扎的,她也看着我,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感情,或是悲伤,或是怜悯,或是愤怒。

  我不知道。

  但是她不说话,我突然间不知哪冒出来的一股勇气,我大声地说:“老师,我是来这上一下厕所的!”说着我就背对着她,解开了裤链,掏出我的东西,开始撒尿。

  我真的担心我会撒不出来,在老师面前丢丑示弱,但我用力顶了一下,还是撒出来了,撒完尿,我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我拉好裤链,转过身来,看也不看她一眼,抬着头就走,其实我的心跳得很厉害,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才好。

  但是我才刚刚走了几步,就听到碧如老师在后面叹了一口气,一阵幽幽的声音传到了我耳边,“小明,你是我的学生,我有责任照顾你,为你所做的一切负责。”

[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-04-08 23:11重新编辑 ]

百站百胜: